分类 "默认分类" 下的文章

  备注:本文数据来自站长之家移动传媒平台,文章涉及的数据依托平台大数据计算所得,非百度官方数据,仅供参考。老鸦柿?老鸦迷是当前百家号中的普通号,目前账号百家号权重为0,综合排名位列1047715名,社会分类排名位列139334名,领先了5.8%的百家号。 老鸦柿?老鸦迷百家号概况 老鸦柿?老鸦迷的简介为老鸦柿玩家都在用的小程序,是一家主旨明确、领域专注的自媒体作者,截止目前为止他们已经在百家号上发布了超过0篇的游戏内容,最...

  备注:本文数据来自站长之家移动传媒平台,文章涉及的数据依托平台大数据计算所得,非百度官方数据,仅供参考。老鸦柿?老鸦迷是当前百家号中的普通号,目前账号百家号权重为0,综合排名位列1047715名,社会分类排名位列139334名,领先了5.8%的百家号。 老鸦柿?老鸦迷百家号概况 老鸦柿?老鸦迷的简介为老鸦柿玩家都在用的小程序,是一家主旨明确、领域专注的自媒体作者,截止目前为止他们已经在百家号上发布了超过0篇的游戏内容,最

  在电脑上看体育新闻,不能自在随性;用一些综合类APP看体育新闻,又不够过瘾。现在有了体育头条APP,体坛事件一网打尽!NBA、CBA、中超、欧冠、五大联赛等重大赛事想怎么看就怎么看——直播、数据、视频……全面、有深度,体育迷们千万不要错过哦。下面小编来给大家讲解下体育头条APP。

  我市出台《深化“放管服”改革优化营商环境两年行动方案(2020-2021)》

  重温习总书记在深入推进东北振兴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以优化营商环境为突破口 开创辽宁振兴发展新局面

  讨论拟提请十九届五中全会审议的文件审议《中国中央委员会工作条例》

  习同古巴中央委员会劳尔·卡斯特罗、古巴国家主席迪亚斯-卡内尔就中古建交60周年互致贺电

  习同古巴中央委员会劳尔·卡斯特罗、古巴国家主席迪亚斯-卡内尔就中古建交60周年互致贺电

  新华社里斯本9月28日电(陈柏乔)葡超本菲卡俱乐部27日晚间宣布,该队23岁的葡萄牙国脚鲁本·迪亚斯以6800万欧元的转会费加盟英超豪门曼城队。此外,根据迪亚斯在曼城的表现,本菲卡还可获得最多360万欧元的浮动奖金。

  迪亚斯11岁加盟本菲卡青训营,20岁时帮助本菲卡青年队获得青年欧冠亚军,随即被提拔至一线队。在成年队的首个赛季中,迪亚斯在各项赛事中出场31次攻入4球,被评为葡超赛季最佳新秀。

  身高1米87的迪亚斯除了拥有出众的防守能力之外,进攻能力也很出色。在刚结束的新赛季葡超第二轮比赛中,迪亚斯作为队长头球首开纪录,帮助球队2:0获胜并被评为全场最佳。

  2018年,迪亚斯被葡萄牙老帅桑托斯招入国家队,迄今已代表“五盾军团”出战19场比赛,帮助球队获得2019年欧洲国家联赛的冠军,并在欧国联决赛中被评为全场最佳球员。

  迪亚斯6800万欧元的转会费在本菲卡队史上位居第二,仅次于2019年夏天1.26亿欧元加盟马竞的新星费利什。

  在ofo不断传出被收购、破产消息的同时,另一家共享单车企业哈��出行日前则传出正在接洽新投资方的消息。

  据外媒the Information日前报道,软银集团正与哈��出行谈判,商讨投资事宜,目前谈判仍在继续中,尚未达成协议。哈��出行对此表示不作回应。

  AI财经社从接近哈��内部的人士获悉,哈��确实与软银在就融资事宜进行接触。

  在摩拜和ofo陷入沉寂之时,原本处于共享单车第二梯队的哈��出行反倒显示出了“黑马”之姿。仅在2018年,哈��出行就先后在4月、6月、7月分别获得E轮、E+轮、F轮融资,拿到了近17亿美元和20亿元人民币资金。持续的资本加注,让哈��出行能够实现快速扩张。据哈��出行CEO杨磊在今年10月透露,哈��出行日订单已达到2100万,在百座城市实现了盈利。

  哈��出行甚至被ofo视为接盘的对象。今年10月19日,有媒体报道称哈��出行正在洽购ofo,根据双方洽谈的方案,哈��出行欲以1:5到1:2.5的折股比例并购ofo。针对此消息,哈��出行回应称,ofo董事会的确曾邀请并提议双方合并一事,但是哈��认为当前阶段应该做好自己的业务。

  共享单车的故事讲到现在,摩拜已并入美团生态,ofo还在艰难求生,为什么哈��还能持续受到资本重注支持?共享单车还是一桩好生意吗?

  哈��出行CEO杨磊认为,共享单车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先易后难的生意。“第一天最好做,第一天有效运力是百分之百,同时它也是百分之百出现在我们想要的任何一个位置。但是要维持一个比较高的有效运力是极其挑战的,非常之难。”

  杨磊从一开始就认定,“我们应该把更多的精力和技术投入在共享单车的事前和事中,事后应该花最少的精力。”

  在单车投放上,哈��出行也走了一条先易后难的道路。创立之初因缺钱而避开一线城市竞争的哈��出行,在竞争并不充分的二、三线城市收割了数千万用户。但同时也失去了进入一线城市的门票。随着北京、上海、广州等多地对共享单车投放的限制,哈��出行要将单车摆上一线城市的街头难上加难。

  这并不意味着哈��就此放弃一线城市。据哈��方面介绍,为满足北京郊区周边市民“最后一公里”的出行需求,以及补充当地运力,哈��单车目前已经在北京郊区试运营。

  在上海,哈��则选择与地铁集团“牵手”。今年,上海申通地铁集团与哈��出行展开了合作,设想利用“地铁+单车一体化智慧接驳”的模式解决地铁周边共享单车合理利用的问题。

  “将整个出行视为一个整体,在地铁完成购票后在目的地即给乘客预留一辆共享单车,采用这种方案可以实现地铁的骨干出行和周边的覆盖接驳有机结合。”哈��出行联合创始人李开逐讲述了“超级ID账户”的概念,对标携程。通过地铁+单车的合作方式,并非简单的换乘,而是打包的一站化出行服务概念,类似携程可以帮用户将酒店+机票+门票打包搞定。

  对标携程打造超级账户可能是对未来的设想,目前哈��更想做的是共享单车行业的“滴滴”。10月11日,哈��出行宣布上线打车入口,正式推出了网约车业务。目前,首汽约车、高德地图和嘀嗒出行均接入了哈��网约车平台。杨磊曾在公开演讲中表示,哈��希望能够构建一个两轮的出行生态,在这个领域里面,通过各种各样的工具满足1-2、1-3、1-5甚至1-10公里的交通出行。

  能在共享单车处于行业寒冬之际,完成从单车、助力车到网约车业务的扩展,在外界看来,大股东蚂蚁金服给了哈��足够的底气。AI财经社梳理发现,哈��出行在2018年完成的3笔融资中,蚂蚁金服次次跟投。目前蚂蚁金服通过上海云鑫持有36.733%股权,为哈��出行第一大股东,永安行持有8.8584%股权为第二大股东。

  软银在出行领域的投资布局已久。世界范围内主流的网约车企业,几乎都拿到了它的投资。《华尔街日报》今年3月曾撰文称,软银在出行服务领域的投资金额已经达到200亿美元,Uber、滴滴、Grab和Ola等众多出行企业都获得了来自软银的投资。除了网约车,2017年11月,软银还与7-11合作在日本推出共享单车“HELLO CYCLING”。因为对共享单车行业的看好,软银还一度打算投资ofo。

  ofo内部人士此前向AI财经社透露,2016年9月,滴滴入股ofo后,不仅“给钱、给人、给资源”,还在2017年7月促成孙正义与戴威的会面,双方当时还拟好了投资意向书,约定11月左右签合同。

  直到2017年10月,戴威才发现软银的十几亿美元投资落空,有ofo内部人士透露,具体原因竟然是滴滴方面以ofo管理混乱、内部贪腐严重为由阻挠软银继续投资。此前财新网也有报道称软银放弃投资ofo的打算,选择观望,原因与ofo被曝出内部管理混乱、贪腐严重和运营失控有关。

  今年4月美团收购摩拜单车后,ofo便频频传出被收购的消息。10月31日来自《界面》的报道称,目前已有一家大型券商中介机构入场做ofo破产重组的方案。尽管ofo方面称此报道为“无稽之谈”,但ofo的财务情况或许已经不容乐观。

  此前一位ofo内部员工向AI财经社透露,10月31日还有供应商在ofo总部所在地中关村理想国际大厦门前写大字报,要求ofo还钱。

  今年9月,ofo总部所在地理想国际大厦所租用的办公楼层由4层减少至2层,但ofo当时回应称,因理想国际大厦10层和11层的租约到期,部分办公人员移到了其他楼层,正常办公未受影响。11月4日,ofo又将其总部从北京中关村理想国际大厦搬至互联网金融中心和丹棱SOHO。据《财经》报道,ofo在互联网金融中心的办公地点此前为ofo海外业务部门的办公室。

  据AI财经社了解,就在11月8日下午,有三名自称是ofo债主的人前往ofo丹棱SOHO所在的办公室,指明道姓要戴威还钱。在寻找戴威未果之时还与ofo员工发生口角。

  一边是后来居上,有阿里巴巴重注加持的哈��出行;另一边是陷入被收购传闻,频频传出欠债风波的ofo。对共享单车有投资兴趣的软银似乎并不难做出选择。

  GGV管理合伙人符绩勋曾问过杨磊这样一个问题:共享单车还能赚钱吗?怎么赚钱?

  当时杨磊给符绩勋算了一笔账:哈��目前整个运维成本,大概每台车是3毛多钱,折旧成本在6毛钱,车均日收入已经突破1块多了,这样来算,共享单车是完成可能做到赚钱的。

  “我们已经在100多个城市实现净利润了,所以能证明一些东西。”10月24日,杨磊在公开场合表示。提升单车的运行效率,杨磊认为,共享单车不单能赚钱,而且能具有规模性的盈利。

  不过,百城实现盈利,并不意味着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就已经跑通。ofo此前也曾宣布已在百座城市实现了盈利。

  相比于摩拜和ofo,哈��出行并未将单车业务的商业化变现提上日程,仍然在图谋用户增长和拓宽边界。

  比如,通过接入有强烈下沉需求的饿了么,将饿了么的超级会员与单车月卡结合,相互导流获取用户增长。比如,在城市出行领域,哈��出行将单车视为底层流量,通过开放APP接口连接首汽、嘀嗒拼车、高德地图等,既能获取更多的用户,又为搭建大出行平台做下铺垫。

  哈��出行投资人磐谷创投合伙人李志超表示,“出行这个生意模式,单车只是一步,今天做单车的公司不代表未来不会去做无人驾驶。”

  哈��出行选择的这一条路线与摩拜单车此前对未来的构想何其相似。2017年6月,摩拜就注册了新的“摩拜出行服务有限公司”。9月摩拜即和首汽约车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不仅是单车,包括助力车、汽车在内的出行模式,摩拜都试图囊括其中。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缺乏足够的资金支持,难以获得独立发展的摩拜最终纳入美团生态体系之中,成为美团的流量入口,曾经的“远大设想”也胎死腹中,几乎处于停滞。

  杨磊的愿景是希望哈��出行从1到2公里,2到10公里,甚至与更多的城市公共交通融合。依靠技术提升运营效率的哈��出行,能够沿着摩拜和ofo的旧地图找到新大陆吗?不妨再看看。

  在“丽江事件”发生不到50天的时间后,中国短道速滑队又传冲突事件。新华社记者通过知情人士了解到:24日晚,因饮酒晚归于规定回寝时间的王�鞯�6名队员与领队王春露发生口角,甚至挥拳相向,王�魃踔猎诰坪蠖栽硕�员公寓内的设施乱砸一气并被玻璃割伤。

  27日,据知情人士透露,据了解,中国短道速滑队自6月开始便一直在青岛进行夏训。鉴于“丽江事件”,队内规定运动员每晚10点必须归寝。但24日晚11点左右,王�鳌⒘跚锖辍⒘跸晕啊⒑�家良、周洋、梁文豪等队员才回到寝室,且刚刚喝过酒,这一举动被负责查寝的领队王春露发现。

  随后,王春露针对这一违纪行为与队长王�鹘�行谈话,但谈话过程并不愉快,双方随后发生口角。争吵发生后,刘显伟冲入房间直接对王春露挥拳相向,王�魉婧笠布尤搿罢酵拧�,场面一度混乱。最终在教练组成员的劝解下,才将当事双方分开。

  知情人士透露,冲突发生后,酒意未消的王�骺�始拿公寓内的诸多硬件设施乱砸一通来“泄气”,直至不慎将玻璃弄碎后割伤了双手,之后到位于青岛市海尔路南端59号的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东区缝了数十针,整个过程约4小时。

  事件发生后,为期两个月的夏训也提前结束,中国短道速滑队已回到北京,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正在就此事展开调查整顿。

  “要疯了。”短道速滑队主教练李琰这样描述自己的心情。冲突爆发之后,她看了媒体对此事的报道,“这位记者所写的内容很具体,包括队领导找了谁谈话,这只有我们自己知道,透露消息的肯定是我们内部人士。这个时候散播这种消息,是别有用心,故意想挑事。”

  取消昆明的夏训计划,李琰认为已经让队伍备战受到了影响。而来到青岛刚一个月,就又发生了内讧,让李琰伤心不已。接受采访时她并未否认队内发生冲突,但是她对媒体爆出的一些消息进行了辟谣。

  “文中说冰上运动中心领导对教练组管理严重批评,是没有的事儿。领导是来解决问题的。”李琰表示,对于兰立单独找刘显伟谈话,赵英刚负责做王�鞯墓ぷ�,她未否认。

  对于冲突的具体原因和过程,李琰表示中心领导正在调查中,不便透露,中心最后会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她只是表态:“发生这样的事情谁都不想看到。”本报综合报道

  北京时间9月17日,在距离英超与PP体育「分手」一周后,关于英超版权在中国地区的最新归属,买家水落石出:腾讯,将独家接手英超本赛季在中国大陆的全场次视频版权运营,双方合约暂定一年。

  无论谁是英超的「新玩家」,也无论运营的最终结果,未来的某时某日,请不要再去抱怨赛事溢价,不要再去抱怨球迷消费能力差。开拓新用户量,其实是次要的任务。是否深耕足球领域,提供满足原有用户需求的产品和服务,并稳定培养一支成熟的解说与制播团队,才是最重要的事。

  在距离英超与PP体育「分手」一周后,关于英超版权在中国地区的最新归属,买家水落石出:腾讯,将独家接手英超本赛季在中国大陆的全场次视频版权运营,双方合约暂定一年。

  这也就意味着,从本周末的2020/21英超第二轮赛事开始,球迷们可以从腾讯体育上收看到「正版」直播了。而根据多方消息透露,双方成交的价格,很可能是多年来英超版权价格的最低点,为一千万美元。

  好奇「今年还能否在国内收看正版英超」的球迷与行业人士,得到了一个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答案。但是,又是什么因素,让腾讯从一干巨头中杀出,与英超走到了一起?并且以一个如此低的价格拿下了独家版权呢?

  当日下午,英超联赛通过各媒体渠道,发布了一则令人震惊的消息:英超宣布,终止与中国国内转播商的转播协议。

  在官方声明中,PP体育表示:全球疫情带来了许多挑战,在版权谈判中更为凸显。经过多轮会谈,PP体育与英超在版权价值方面存在分歧,非常遗憾目前我们未能与英超达成协议,虽然PP体育已依照协议向英超联赛超额预付版权周期费用,但PP体育仍将终止与英超的合作。

  双方合作的突然结束,令众多刚刚购买了PP体育英超新赛季会员的球迷们,感到不知所措。不过,9月4日凌晨0点50分,PP体育便通过官方微博公布了会员权益保障声明,将为英超新赛季会员、体育高级会员、足球通会员提供或退款、或延期的保障方案。

  在球迷之外,距离英超新赛季正式开始仅仅不到10天之际,现有播出平台的合作终止,无疑将如同鲸鱼入池塘一般,对整个业界产生长远且深重的影响。

  首先是「优爱腾」——阿里巴巴(优酷)、爱奇艺与腾讯(腾讯视频、腾讯体育)三大拥有自主视频平台并拥有赛事版权运营经验的巨头,一度成为了接手的最热门人选。

  英超的IP价值,在体育世界的地位已经无需多言。不过,由于新冠疫情的持续蔓延,以及国际形势的风云变化,英超这块睥睨全球的金字招牌,似乎已经成了一块烫手山芋。任何财大气粗的玩家在接手之前,似乎都要认真掂量掂量。

  首先,是基于运营成本的考虑。英超带来的流量与关注度背后,是被大众视作「毒药」的天价版权费。

  2019年7月,苏宁集团旗下的PP体育拿下英超2019-2022三个赛季中国大陆和澳门地区的独家全媒体版权。尽管迄今为止,双方都没有通过官方渠道公开过版权价格,但据多方媒体报道,最终双方签约的价格达到了5.23亿英镑,折合每赛季约15亿人民币——对比起来,2012年新英体育与英超签下6年版权长约的总价,则为10亿人民币,涨幅可谓惊人。

  天价的版权,也带来了持续的运营压力。且中国球迷的市场体量和用户的消费力,却没有匹配上版权火箭般地蹿升速度。

  在不断的摸索中,PP体育也尝试联动背后巨头苏宁所持有的电商、零售、地产等资源,提高赛事IP的营收能力。根据2019年的公开数据,PP体育付费会员数量达到了约7800万,广告及会员收入接近8.4亿元人民币,尽管距离回收成本尚有距离,但逐渐转好的营收数据,也表明着PP体育在赛事版权运营上,逐渐摸索出了一条「中国特色」道路。

  不过,疫情的到来,打乱了既定的运营部署。事实上,不只是国内,放眼全球,今年有不少媒体平台都在跟赛事平台重新商议版权价格。

  早在今年3月,PP和苏宁基于疫情影响和联赛停摆开启了与英超联盟调整版权价格的谈判。而英超也的确计划向本土转播商退还1.7亿英镑,向全球范围内的各家转播商退还3.3亿英镑的版权费用。

  但是,英超的意愿是退款,而苏宁想要的是降价。在谈判桌上,这个分歧体现在:英超是基于合同对因疫情而受到影响的场次进行小幅度的退款,但苏宁希望英国人能回归理性,接受一个降价的新合同。这个分歧的结局,就是双方分道扬镳,中国球迷暂时陷入了无官方渠道观赛的窘境。

  而在当下的特殊环境下,抱团取暖,把版权的生意做下去,显然才是更为理性的态度。

  根据氪体了解到的信息,德甲、意甲和法甲,都与PP体育就新的版权价格达成了共识;而西甲与爱奇艺体育,也完成了价格的协商。赛事播出方与赛事联盟,就现有版权合同的付款价格及周期进行重新商讨,以应对疫情变化,成为了当下的常态。

  而在英超发布声明的第一时间,氪体也曾向PP体育方面求证,得到的反馈是:PP体育今年3月已经预付完三年版权期50%的费用。行业人士分析,如果确实是不到20%的赛程进程付掉50%的费用,这说明PP体育本身并不想在先期投入巨大的情况下放弃英超版权——然而,如今双方官宣解约,说明最终对于付款时间和金额并未达成一致,且方式与合同出现背离,才走到今天这样一个解约的地步。

  而已经到手的版权费用,或许也是促使英超能够下定决心,让本赛季版权价格「大跳水」的原因之一。

  因此,对于接手的腾讯来说,首要需要面对的,便是如何解决收回版权成本的问题。

  尽管双方暂未透露最终合作达成的金额,但业界普遍猜测,是英超方面,率先做出了价格上的巨大让步。

  毕竟,版权价格的天平,在如今英超开赛后的微妙节点,似乎更加倾斜向了「买方」——如果英超在新赛季第一轮开踢前,无法找到合适的卖方,那么单赛季版权的价格,也将会随着场次的减少而贬值。而一旦无法转播的场次延长为两轮、三轮、四轮......版权贬值的速度,也将以倍数叠加。

  因此,尽管英超看似硬气地,率先在推特上声明结束合作关系。但他们所面临的境遇,比「分手」后的PP体育要难过得多。而谈判的主动权,也就将掉在后续国内「接盘」方的手里。

  而对于腾讯来说,在拥有「时间」——这个重要谈判资本的前提下,他们同样拥有着丰厚的财力,去解决消化购买赛事版权的前端费用。

  对于传统体育的老牌玩家腾讯来说,他们则在今年针对体育版权成本的消化与运营,做出了不少内部调整——7月中旬,腾讯曾向ECO氪体披露,NBA业务未来将从腾讯体育转交给腾讯视频,版权成本将由腾讯视频承担。

  而调整过后,球迷们的观赛习惯将不会受到影响,腾讯视频团队将会研发其他 NBA 相关特色产品。根据第三方数据,腾讯视频日活跃人数近4.3亿,而其中腾讯视频会员的数量在去年年底就突破1亿大关,单日视频播放量峰值在15亿。

  更大的平台,更雄厚的可调动资源,借力腾讯视频打体育牌,无论在资本还是玩法上,都给接手英超后的腾讯,提供了更大的想象空间。

  而在版权成本之后,腾讯优秀的转播制播质素,也是让英超敲定下家的原因之一。

  相对于其他竞争者,腾讯在体育赛事直播上的运营经验,以及技术上的丰厚储备,的确较其他竞争者都更为有优势——多年转播NBA、CBA、NFL、MLB、 F1、LPL等大量观赏类赛事,以及出品自制运动综艺IP《超新星运动会》《超级企鹅联盟》,体娱融合的玩法,也为腾讯拓展了更多泛体育用户。

  2015年,腾讯曾出资1800万美元,从新英体育手中,购买了分销后的英超版权,获得了部分场次的转播权益,开始了英超转播生涯。而直到2019年春,腾讯体育还在进行着当赛季的英超直播。

  更有趣的是,腾讯过往接手英超时间,往往便是「压哨」英超即将开赛的时间,甚至是英超已然进行了数轮过后。例如,2016年10月1日,在当赛季联赛已经过去6轮后,腾讯突然宣布,他们与新英体育就英超转播权达成协议,将从周末开始正式转播剩余32轮的英超赛事。

  当赛季腾讯入局后,英超在中国的转播共有央视、地方卫视、付费频道、互联网移动端、IPTV、OTT这6大渠道,总计27家转播平台

  腾讯入局,看似是把英超与NBA两个顶级的海外在华体育IP都「收归」旗下,达成了一统局面。但体育版权在国内市场的新格局纷争,恐怕才刚刚开始。

  值得一提的是,PP体育与英超「分手」后,在「爱优滕」三家之外,字节跳动旗下的抖音短视频,则一度被视作同样有接手可能的「黑马」——超高的日活,丰厚的财力以及英超众多官方短视频账号的入驻背书,也让字节跳动具备了充足的竞争资本。

  字节跳动的收入,主要来自传统的广告和电商,旗下以今日头条与抖音为代表的王牌产品,更是在市场上风头无二。

  6月中旬的消息披露,字节跳动今年一季度营业收入达到400亿元(约合56.4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了130%。而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字节跳动甚至为2020年订立了2000亿元的营收目标。

  而据媒体「吴晓波频道」的统计,2016年字节跳动营收仅为60亿,2018年上涨到500亿,2019年则超过1200亿,而今年又剑指2000亿——如果实现这个目标,其营收将超过腾讯2019年营收(约3770亿元)的一半,同时碾压原BAT中的百度(2019年营收约1074亿元)。

  不过,相对于体育短视频,「体育赛事直播」对于字节跳动来说,却是一个相当陌生的领域。

  目前,缺乏过往经验的他们,无论是抖音还是今日头条——这些产品,几乎完全不具备重大体育赛事的版权转播与运营能力。尽管在2020年,人们已经从以上平台观看了《囧妈》等电影,收获了从「头条系」观看长视频的体验。但从视频播放到比赛直播,中间仍然有一条巨大的鸿沟需要跨越。

  此外,即便英超采用了传说中的「PLAN B」——即英超方面自制带有中文解说的公共信号,并通过大流量平台播出落地。该方案在技术上的确具备可操作性,但境外内容尤其是视频项目想在国内直播,对平台的资质、流程的审批都有严格的要求。字节跳动与抖音,也并不是「信号接过来就能播」。

  不过,字节跳动等产品的优势在于,他们似乎已经收获到了足够多的垂直体育受众——以英超联赛在抖音的官方账号为例,目前已经拥有了近300万粉丝的关注,视频总获赞量超7800万,单个短视频平均播放量超百万。

  再加上多年来曼城、利物浦等各个王牌俱乐部入驻运营的背景,对于英超这个海外IP来说,抖音的爆炸流量,也是中国球迷们「肉眼可见」的实力证明。其平台的体育潜力,对于赛事方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因此,已经拥戴了众多体育迷的字节跳动,如果手握了诸如英超这样的头部IP,可以通过广告和电商的爆炸性收入补足版权成本。并借此丰厚其体育版权矩阵,甚至为将来「狮子大开口」拿下欧洲杯、世界杯甚至奥运会的版权运营,做一次「预备跑」。

  而在未来,字节跳动也将在其现有的内容基础之上,更便捷地进入到足球、搏击、健身、跑步等众多垂直领域,接触到体育各个垂直圈层的核心用户,构建新兴人群的消费场景,并鼓励平台用户上线自有店铺等方式,推动其平台电商化的运营。

  这些「前置工作」的部署,也让字节跳动在体育领域,从非内容维度有了弯道超车的可能。

  不过,无论2020年疫情来临与否,世界体育版权市场在数年的水涨船高之后,也早已走到了「大变局时代」的十字路口。

  想要玩好赛事版权,不止需要一时脑热的「胆大」,更需要精耕细作的「心细」。

  近年来,以英超为代表的体育顶级版权「蛋糕」,也早已告别了过往「一刀切」似的独家打包售卖方式。赛事权益的拆分与细化,在为版权的多样化运营提供了更多可能的同时,也变相延长了版权运营平台的寿命,降低了部分成本上的压力。

  以世界上商业价值最高的体育联盟NFL为例。长久以来,NFL也是切割版权售卖,由NBC、CBS、ESPN、FOX四家分享,超级碗「轮庄」直播;NBA在美国的版权,同样在经过了CBS与NBC各自的长期独家垄断之后,进入到了ABC、ESPN、TNT分享的状态。不同的出价,换来的是不同的场次与权益,也避免价格炒至天价。

  而对于英超来说,版权的分割售卖更不是新鲜事——在英国本土,Sky Sports与BT Sport两大巨头,分别手握不同的直播权益包,「联手」直播了多年英超比赛。

  在英国本土,英超的音频直播版权,由BBC与新闻集团旗下的专业体育电台talkSPORT共同持有。他们各自都拥有独立的解说与制播团队,每周末为英国球迷送上直播工作。

  而在海外,talkSPORT则拥有全球英超音频版权的运营与分销权益,其在中国地区的合作布局,也从未中断过。

  2018年,ECO氪体也曾成为英超联赛中国大陆地区音频版权独家运营方,将直播落地于喜马拉雅FM,使其成为2018-19赛季英超联赛中国大陆地区独家互联网音频直播平台。

  而2020年9月12日,在英超视频版权尚未找到下家之时,直播吧宣布,将独家音频直播新赛季的英超赛事,成为了英超版权市场的「新玩家」。

  从27个多平台直播的宣发轰炸,到如今无一家「正版」视频直播的尴尬,对于英超在华运营来说,直播版权在经历了「独家—分销—独家—再分销—独家」的轮回之后,在2020年的夏天,因为各种机缘巧合,来到了一个难得的,可以共同理性思考的时间节点。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眼下中国体育版权的泡沫被挤破,市场迎来了重构规则的时机。而随着国内体育版权市场里「搅局」玩家的减少,「炒」版权的行为将被有效遏制。

  随着信息差在减少,如今中国买方对版权价格,逐渐有了更为理性的判断和行动准则。而英超如果确如传闻所说,将本赛季版权以「跳水价」甩卖,这也对他们下个周期在中国的版权谈判提出了新的挑战。

  可是,无论谁是国内英超版权的「新玩家」,也无论运营的最终结果,未来的某时某日,请平台们也不要再去抱怨赛事溢价,或者再去抱怨球迷消费能力差。开拓新用户量,其实是次要的任务。是否深耕足球领域,提供满足原有用户需求的产品和服务,并稳定培养一支成熟的解说与制播团队,才是最重要的事。